• 人類有多久,植物照明的市場就有多久;人類的發展規模有多大,植物照明的市場就有多大。在通用照明市場競爭劇烈,環保健康問題日益突出的客觀環境影響下,植物照明正在一步一步改變原有的“面朝黃土,背朝天”的種植模式,植物照明躍升成為細分市場的一篇新藍海。

    人類有多久,植物照明的市場就有多久;人類的發展規模有多大,植物照明的市場就有多大。在通用照明市場競爭劇烈,環保健康問題日益突出的客觀環境影響下,植物照明正在一步一步改變原有的“面朝黃土,背朝天”的種植模式,植物照明躍升成為細分市場的一篇新藍海。

    近年來,隨著LED技術的不斷成熟,LED已經演變得不再是簡單的照明之需,如LED在植物照明領域的應用逐漸被提上了日程。

    植物照明是否真具有如此廣闊的前景呢?有數據顯示,全球LED植物生長燈產值在2013年起開始呈現高速成長,2014年規模產值逾3500萬美元,預估2017年有望挑戰3億美元。然而相比于數千億的通用照明產值,可以用“小巫見大巫”來形容。

    1

    就目前情況來看,之所以LED植物燈沒有真正產業化,不在于它的技術難度,而是缺乏懂植物培養知識以及LED技術的綜合型人才。另一方面,現階段企業對植物照明的投入與產出并不成正比,這也讓一大批覬覦這個細分市場的企業“趕緊收手”。據了解,三菱對LED植物照明的投入是普通植物照明的10倍左右,但是市場上此類蔬菜價格是普通蔬菜的4倍。

    目前,雖然普通蔬菜也能用LED植物照明來培養,但是經濟效益不高。試想一株傳統陽光照射的大白菜只要幾元錢,但是采用LED植物照明人工培植的大白菜市面價達到40多元一株,兩種價格相差十幾倍。另外LED植物工廠先期資本投入較高,投資周期較長。這都在一定程度上制約了市場的大規模推廣,“LED植物照明市場發展有限”的聲音隨之傳出。

    成本居高不下是制約LED植物照明發展的因素之一,但并不是唯一的因素。那么,我國LED生物照明在發展道路上都存在哪些“絆腳石”?

    第一,LED生物照明一直都存在“重LED、輕生物”的問題。光源企業的研發人員對植物及其栽培原理缺乏深刻的認識,實際工作中往往以LED為主體,而不是以植物為主體,沒有從植物栽培原理的總體性需求綜合考量;而農業領域的研究人員對光合光源缺乏原理性深刻認識,因而難以從光和光源的角度,為植物對光的合理需求并為光源研制應用提供適宜的方案。

    第二,核心專利缺乏。目前,我國專業生產植物生長光照燈具的廠家規模小、數量少,且絕大部分分散在制造功能性照明領域。農業主要需要的峰值660納米紅光芯片無法形成規模,國內芯片外延片廠家也不愿投入人力、物力開發農用紅光芯片。國內半導體芯片外延片行業起步較晚,積累經驗少,在芯片外延方面的專利實力相對較為薄弱,大量的核心專利掌握在日本日亞、美國科瑞等早期領跑企業手中,極大阻礙國內芯片企業的發展。

    第三,技術研究課題單一。植物栽培是一項專業性、綜合性很強的技術,植物燈不是單純人工環境下的植物生長應用,植物種植系統性的應用包括育苗技術、植保技術、植物生長調控技術、植物口感控制技術等,而目前大部分植物燈僅僅是圍繞在植物生長方面的應用。而就植物生長的應用,也存在光質、光量、光周期的技術研究能力,驅動技術對植物生長效率影響等。

    第四,企業引領性不足。大批企業紛紛涌入LED植物燈這篇新藍海,但市場并沒有制定一系列的標準規范,以至于目前市場較為混亂。與國外相比,政府對LED植物照明支持力度不夠,缺乏系統性的研究與推廣,LED植物照明產品評價和測量標準體系仍有待完善。同時,相較于千億規模的通用照明領域,國內大型企業不屑于植物照明這塊“小蛋糕”,從而造成國內植物照明落后于國際市場,使得國內市場滲透率低。


    相關文章

    美女视频黄的全免费视频网站,美女不遮不挡的免费视频裸体,美女动态免费视频观看_第1页